弗吉尼亚·伍尔芙说过:“伟大的灵魂都是雌雄同体的”,那么从生理上讲,跨性别者就是上帝给错了身体,这样的人往往感觉自己身体里住着两个人,同时拥有男性和女性的思维,看待世界的角度全面系统,兼具双性性格立场可谓是阴阳俱足,人中龙凤。

但人们总是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而不喜欢和自己不同的人,那么,变性人作为少数的异类,他们一直处在人类非议的漩涡中。

马特.克罗克,如果你了解力量举运动,你可能知道他是世界冠军和世界纪录保持者,或者你可能从他的健美生涯中听说过他,或者在健美杂志中见到过他,或者你做过克罗克划船吗?没错,他(她)指的是同一个人,他的人生如此传奇,最后还变成了“金刚芭比”,几乎让她成为了肌肉最大的女性。

贾纳·玛丽·克罗克,1972年12月8日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是一名美国健美运动员。43岁前,他叫马特.克罗克(matt kros),是个男人,43岁后,她叫贾纳·玛丽·克罗克(Janae Marie Kroc),就像中国的变性人“金星”一样,他也是个名人。

克罗克小时候家境贫困,个子瘦小,当他4,5岁时,每当看到一个又大又壮的人,他就会敬畏地想,“这就是我想要的样子。”

克罗克9岁时开始练习举重,他一直想变得强大。他的第一个“杠铃”是在树林里找到的一根弯曲的杆子,用它来举起装满沙子的牛奶罐。

克罗克擅长运动,尤其是摔跤和橄榄球,虽然变得越来越强壮,但是,克罗克一直知道自己内心是一个女人,他喜欢举重带给他的刺激和逃避,内心的自卑让他在举重运动中找到了自信,增加肌肉可以改变他内心的自卑,他想打败所有人,只是为了补偿内心的感受。

1991年,克罗克加入了美国的海军陆战队,很快,肌肉发达、令人生畏的“克罗克”就成了圣地亚哥新兵训练营中的梦想新兵,他在所有的评比中的得分都近乎完美,他被选中担任总统安保,在克林顿总统手下服役,并一度在联合国从事安保工作。

1996年,克罗克和第一任妻子帕蒂·斯托尔结婚,他们育有3个儿子,性别障碍一直困扰着他,所以,健身房就成了他生活中唯一的精神支柱,他会在半夜闯入基地体育馆训练几个小时,在没有协助员的情况下,尝试最大限度地提升力量。

2004年,马特.克罗克被诊断患有睾丸癌,这成为了他想要变性的契机,癌症治疗期间,他的血液检测让他明白了他的问题所在,他说:“我所有的激素水平都在男女之间,我假设我自然睾酮水平高,那么,我在举重界已经走得很远了,事实证明,我的自然睾酮水平很低,手术后甚至更低,但我的雌激素水平很高。我的催乳素水平是男性的三倍。我的身体在两个世界之间。

在切除了癌变的右侧睾丸后,马特.克罗克开始服用合成代谢类固醇,这样他就可以继续比赛了,在那之前,他从未服用过任何提高成绩的药物,他说:“作为一名有竞争力的举重运动员,类固醇显然是一种诱惑,但我比赛了十年,什么都没碰过。我当时32岁,有资格参加阿诺德力量举比赛。我的深蹲是900磅,卧推500多磅,硬拉716磅。我接受过五次药物检测,当然都通过了。”

由于跨性别者问题的压力最终难以克服,马特.克罗克和帕蒂于2006年不得不离婚,分手后,马特.克罗克曾考虑过自杀,但他想到了他的儿子们如何度过那些黑暗的日子,就放弃了。(有数据表明:大约41%的变性人曾试图自杀,这比现存的任何其他团体都要多。)

2009年,克罗克成为力量举100公斤级的世界纪录创造者,他的深蹲1014磅,卧推738磅,硬拉810磅,个人最好成绩是2551磅。

2010年,马特.克罗克与第二任妻子劳伦·斯塔基结婚,虽然马特.克罗克说劳伦是她一生的挚爱,但跨性别者问题的压力,还是导致了两年后两人的婚姻破裂。

在变性之前,马特.克罗克是力量举运动中最成功和最受欢迎的运动员之一,他以训练强度、心理韧性和克服许多严重伤病的能力而闻名。他还在健美运动中有一项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动作,就是“克罗克划船”,他曾经用一个300磅(136公斤)的哑铃划13次而闻名。

马特.克罗克是2006年阿诺德·施瓦辛格经典WPO世界中量级冠军,离开举重后,马特.克罗克成为了一名成功的健美运动员,他在2010年赢得了NPC密歇根州锦标赛的健美冠军,后来在2013年参加了NPC全国锦标赛。

2015年,马特.克罗克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改变自己男性身份,他要变成女士。他上传了视频让克罗克成为了轰动性新闻故事的主角,但也因此失去了一些药房的工作和赞助商。

自从变性以来,克罗克出现在《TMZ》、许多广播节目和电视节目中,并出现在《赫芬顿邮报》和《肌肉与健康》杂志上,贾纳还在她的《Transformer》纪录片中记录了她作为变性人被公开曝光后两年的生活。

贾纳.克罗克现在是一个对力量训练充满热情的女人,她说这给她带来了很多安宁。同时,她还是一名癌症幸存者、出版作家、执业药师、健美模特,也是三个十几岁的儿子的父母。

贾纳.克罗克目前正在她的社交媒体页面上分享她作为一个公开的变性人的生活经历,并在学院和大学就性别和性别话题发表演讲。她说:“做你自己,没有规则。没有‘你不能做这个,或者你不能做那个’,如果它给你带来真正的快乐,没有关系,那是你的一部分。你的身份就是这样的,它是你的。

Leave a Reply